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海内华人 社会 查看内容

代课老师守住一名贫困学生:只要孩子还读我就一直教!

2018-10-11 01:26|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211| 评论: 0

摘要: 10月10日上午,在达州宣汉县巴山大峡谷附近的高山上,一所村小教室内,代课老师赖老师正在给村里的一名幼儿园孩子上课,这是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一个学生的情况。↑上课中的师生然而在开学之前,学生父亲突然得知 ...

10月10日上午,在达州宣汉县巴山大峡谷附近的高山上,一所村小教室内,代课老师赖老师正在给村里的一名幼儿园孩子上课,这是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一个学生的情况。

↑上课中的师生

然而在开学之前,学生父亲突然得知孩子成了村小唯一的学生,担心不开学,自己孩子没有书读,被急哭了……代课10多年的赖老师,如今大儿子读大学,女儿即将高考,经济压力很大,家里的亲戚喊他去帮忙,待遇比现在高。打工还是教书,赖老师心里很矛盾。

村子坐落在近千米高山中,出入村落困难,全村最贫困的一家人,孩子要读书,家里没钱,只能选择在村小读,而在村里,只有这一位高中学历的代课老师。

开学前一天,学校打电话到村里,因为孩子读幼儿园,在乡上中心小学无法住宿,而为了让孩子有书读,可在村小报名继续开课。代课老师也表态,只要孩子还在村小读,他就一直教。

担心村小不开学,学生家长被急哭

达州宣汉县草坝村距离山下河边的垂直高度有近1000米,山下河边到村里有8公里左右绕山路程。村里曾为了这条路,修毛路花了4年,道路硬化花费2年。

8月23日早晨将近8点,草坝村的贫困户王兴孟拄着一根木头,带着6岁的儿子王龙泽,一步步走到村小旁代课老师赖贞元的住处。

这段路距离只有200多米,平时,在病中的王兴孟行走时会犯头晕。但是在当天,王兴孟坚持着走到了学校。他说:“娃儿没有书读,就想亲自去问老师,学校开学的消息。”

10多分钟后,王兴孟带着儿子来到村小门口,正碰到代课老师赖贞元在忙家里的农活儿。

看到王兴孟父子的到来,赖贞元知道,是问村小开学的事情。

王兴孟问:“赖老师,学校好久开学?”

赖贞元回答:“还不清楚,等两天,要看中心小学通知。”

听到这话,这位54岁的男子,在村小门口当着赖贞元的面哭了起来。

据王兴孟说,就在8月20日左右,自己突然得到消息,说学校的5个学生,其他4人要到乡里中心小学读书,只有自己儿子一人在村小了。他害怕村小不开学,亲自联系过龙泉乡中心小学,也找过赖贞元问开学的事情,当时说的“等两天看看”。两天过后,赖贞元回答的信息还要“等两天”。

“村里不开学,娃儿没有地方读书了。”王兴孟说。

平时家里只有两父子,自己身体病重,父子俩靠低保生活,没有钱去其他地方读书。去乡里的中心小学的话,还在读幼儿园的孩子无法住校,他们家里又很困难,不能接送孩子,也无法搬到中心小学附近。

赖贞元说:“他家里的情况是村里最特殊的,不开学,娃儿没有学上了,看着他哭,心里很不好受。”

赖贞元安慰了王兴孟10余分钟,让其回去等消息。当天,王兴孟抹了眼泪一脸愁容带着儿子回家了。

王兴孟离开学校后,赖贞元立即联系龙泉乡中心学校。但是,中心小学回复,还没有决定什么时候开学。

家里经济压力大,多次想出去打工

在8月10日,赖贞元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自己清楚有4个学生要离开到山下的龙泉中心小学读书,作为一名代课教师,他也正在思考自己的去留。

村里居民介绍,从2014年开始,学校人数开始减少,直到2018年上学期,只有5人就读,两人读一年级,3人读幼儿班。最后,就只剩下一个孩子在村上读书。

2018年下学期开学,就只有一名学生了,赖贞元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学生愈来愈少,在乡村教书越来越感到“孤单”,“说句实话,我都不想教了。”

赖贞元告诉记者,在今年正月期间,赖贞元的小舅子来到他家,提出让自己到他西藏的工地上班,主要是帮忙搞管理

“他手下30多人,包吃包住,一个月工资在五千到六千的样子。”赖贞元说。因当时在学校代课,他没有立即答应,“如果自己去了,待遇可能还要高些。”

如今,让赖贞元家庭压力增大的,是大儿子,在绵阳艺术类院校就读,一年近3万元的学费和生活费。

赖贞元的妻子介绍,就一个大学生,已经让家里比较难了,马上还有个将要读大学的女儿。

村子海拔1300多米,地势较高,村里人主要靠种地为生。赖贞元每个月1000多元的代课费,除上课外,其余时间,妻子每天都在地里和猪牛圈里奔走,自己还得在外找活儿做,挣的钱就供养着一对儿女读书。

赖贞元表示,自己多次想出去打工,但家里还有老人在,一时之间走不了。9月一旦开学,自己是否还继续代课,他在自己心里给自己打了个问号。

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赖贞元妻子接到弟弟的电话,了解赖贞元的近况,问其是否愿意去西藏。

↑赖贞元教王龙泽写字

村里贫困小学生,要让他继续读书

村里人都知道,王兴孟48岁时,妻子在生下儿子王龙泽之后20天就去世了,如今儿子6岁,两父子在村里相依为命。

“他家里唯一的希望,就是他的儿子王龙泽。”草坝村村支部书记周光全说:“如果村小不开学,王兴孟比谁都着急。”

王兴孟生病多年,身体带有残疾,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两父子是享受每月几百元低保维持生活,平时生活吃的菜和穿的衣服,都是村民和爱心人士帮扶。

王兴孟表示,家庭条件不好,给不了王龙泽好吃好穿,只想让他有书读。

他说:“因为自己小学4年级都没有毕业,吃了文化亏,不能让自己娃儿没有书读。”

在他看来,自己接送小孩上学都成问题,哪来的能力外送儿子王龙泽读书,就只能在村小就读。

草坝村村支部书记周光全介绍,草坝村是宣汉县的贫困村,山高路陡,步行山上需要3小时,下山要两小时。

在2014年,草坝村小最后一个带有编制的老师退休,只有村里的赖贞元还在坚持代课。1992年高中毕业的赖贞元是目前村里的“文化人”。

村里学历高的人走出去了都不愿意回来,能够在村小教书的,只有赖贞元。

“自己很清楚,娃儿要读书,娃儿的教育就落在了自己身上。”赖贞元说。

村小正常开学了,预计明年孩子可去乡中心小学

8月24日上午,在家的赖贞元接到龙泉乡中心小学电话,草坝村小在8月25日正式报名开课。接到这一电话之后,赖贞元跑到王兴孟的家里,亲自将这一消息告诉王兴孟。

王兴孟说:“心里高兴,压在胸口的大石终于落地了!”

当时,赖贞元给王兴孟表了态,只要他娃儿王龙泽在村上读书,他就一直教。

赖贞元表示,王龙泽在村小读完小学3年级,就可在龙泉乡中心小学读书,学校可住宿,生活可基本自理。

8月25日,王龙泽正式在草坝村小报名后正式上课,在教室里面,两名师生面对面开始上课。

龙泉乡中心小学工作人员孙德书说:“今年,草坝村小是第一次出现只有一个学生的情况。”他介绍,他很清楚王兴孟的家庭情况,王龙泽上学的事情,自己上报了学校领导,而王兴孟“心里总担心村小不开学。”

龙泉乡中心小学校长牟大钊介绍,草坝村的教学点不会取消,王兴孟的担心有些多余。因为王龙泽才读幼儿园,龙泉中心小学目前确实还没有幼儿园学生住校的条件,综合王兴孟的家庭情况,王龙泽在草坝村村小报名读书,必须开学。

牟大钊表示,目前,学校正在完善幼儿园的住宿条件,预计在明年,龙泉乡中心小学幼儿园的学生可住校。到时候,欢迎王龙泽到中心小学读书。

成都商报记者 张杨 摄影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华人网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