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华人网

华人网 华人网 海内华人 教育 查看内容

复旦教授驳财政部长:房产税将迫百万家庭离婚

2017-2-10 10:47| 发布者: 华人网| 查看: 2289| 评论: 1

摘要: 谢百三:房产税在新人口政策下,将迫使百万家庭假离婚房产税问题,一定要倾听中国人民中绝大多数人意见。我敢肯定,真的像美欧各国那样征房产税;则会遭到中国城市市民广泛反对。美欧各国每年对多的房产一律征百分之 ...

谢百三:
房产税在新人口政策下,将迫使百万家庭假离婚
房产税问题,一定要倾听中国人民中绝大多数人意见。
我敢肯定,真的像美欧各国那样征房产税;则会遭到中国城市市民广泛反对。美欧各国每年对多的房产一律征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的物业税(即房产税)。
在当前人口政策下,房产税征收将会遇到极大的困难。
所谓的“你有政策,我有对策。”一定会发生。如果中国, 像有的西方国家,第一套房子免征房产税。第二、三套每年征1%-3%的房产税。(如果第一套房产也征,则会被七亿城镇居民群起而攻之,骂声一片,且99%的人会抵制、抗税;最后很快撤销此税)。
在现在,全面放开二胎的情况下,很多80后、90后夫妻可能会选择生两胎的年轻夫妻、而这又必须抢在房价上涨前,为孩子准备好两套婚房。(五年、十年前,北上广深、合、宁、苏、厦不房子的人,对自己小孩造成的伤害是终生的,灾难性的。)他们现在找对象,结婚“身价”很低,困难重重,根本成不了家。所谓号召租房、裸婚,只是一种美好的理想及愿望,女孩子是心有余悸的。
但生两胎的父母往往仅20-30岁之间,等小孩大学毕业,成家起码20年,这就使得现在年轻父母在20年内要处于三套房之中,应该交房产税吗?如果出个细则,一户三房的可不征税,则房产税一分也收不到,因为一线二线热门城市居民大多数现在是一房,至多两房。如果讲一家二房可免税。则小夫妻必然选择假离婚,每家不超二房。
问过了,假离婚,只要20多元钱(拍个分手照),再复婚,共计38元,成本极低。而600万房子,一年交税,起码6万;十年60万,少一半30万,再少一半15万,交得起吗?如果依法交税,则多年积蓄全光。万一父、母、妻、女生一场大病,如癌症;放疗,化疗50万方可救一条命,怎么办?交税还是假离婚避税。我想,在全国人均居民存款仅几万元的第三世界的中国;99.99%的人会选择假离婚,避税。并且我敢断言:财政部、国税局的官员、工作人员自己也会这么干。雷锋、焦裕禄、孔繁森在世,如是北上广深合、苏、宁、厦市民也会选择这么干。不是我违法,是你法规不合理啊!我们中国人均工资低,给孩子买个房不易啊!万一父母长辈生个大病(在30年中,是极大概率事件);家无分文,怎么活,怎么救!
真实故事,吉林大学(珠海校区)一个青年女教师,从农村来到珠海教书,全家都来,含辛茹苦节俭多年了,存了12万元。谁知母亲得了淋巴瘤,先大小便不通;做了两个篓管,照了个全身ptct,用掉了8万多,加之送红包给医护人员。一个月后钱用完,父亲只好难过凄凉地带着母亲回黑龙江农村老家去,三个月后母亲黯然离世。父女哭着一团。问过上海医生了;这种病如果有50万元,可以至少多活5年,遇到好的治疗(干细胞治疗等)甚至还有望治愈。
因此交房产税重要,还是救父母,反哺父母重要?前已叙及,中国官员工资不高,不敢贪污后,收入更低。他们怎么交房产税?他们也得假离婚。因为离了婚,可以免税。
从2013年起,北京一直在征高额的转让收益所得税,20%,比如10年前40万买的学区房,涨到400万了,要征收360万*20%=72万税。但假离婚,夫妻一人一房,就成了唯一的,满5年的,马上免征此税。我相信北京这几年离婚率一定升高了。而另69个大城市(包括上海)则坚决抵制,不征此税。
请记住,全国全面开征房产税之时,就是几百万中国人民假离婚之日。万般无奈,夫妻拉着手去离婚,将成为中国5000年文明史上一段荒诞时期!提出此税者,将载入史册。
最最重要的是此税不符合中国国情,不合理,不该征
中国大中城市买房时,房价每平米高达6万、10万,其中交过一笔很大的70年土地使用费。何以北京郊区的小产权房与市区大产权房,房价差8-10倍?就是后者交了这笔费用。农村自用地宅基地不交此费,当然便宜得多。近日去家乡浙江萧山临浦探望亲友,发现60万盖的小别墅,比上海700-800万买的普通房还好。而这笔70年土地使用费交了后,再交西方式房产税,是一只羊身上想多剥两张皮,不合理极了。
(西方房价相当于小产权房,当然可以年年交税)。
这70年土地使用费能马上退给城市居民吗?早已用掉了,上海18条地铁、杨浦大桥、南浦大桥、徐浦大桥、卢浦大桥等等,每桥25亿。几十万交通协警的工资;上海财政70%源自于它。因此,合理方法是,请70年后再开征房产税吧。
高房价的成因有九条,多发货币是最大原因
一方面多发货币,一方面征税,一石二鸟,何其荒唐!
朱镕基任副总理到总理时,房价15年不涨,复旦边上仅从3500涨到3800元。什么原因?货币管住了啊!(他很谦虚,深夜11点半打的去吴敬琏老师家,请教货币政策)。
从1949到他退休2003年,中国总货币量M2(现金加活期加定期)为12-13万亿。后来另一总理期间,M2上升到约90万亿,现在已为150万亿。货币总量涨10多倍,95%产业产能过剩;只好钻进不可再生的百姓必须拥有的大中城市房地产之中,于是房价就没完没了地涨。故主要原因是央行货币发多所致。正常应该是GDP(如7%)加通胀(如2%),而现在货币投放总在13-14%左右。M2除GDP为150万亿除65万亿为200%多,而美国此数据始终在100%以内。因此房价上涨的根本原因是央行,是不是应该立即对央行行长周小川征税呢!
附忠告
财政部长和官员们要懂宏观经济学,不要只知道税税税!如果征房产税,北上广深合宁厦苏,经济马上陷入冰点。房产、水泥、钢铁、铜、电解铝、玻璃、家具、汽车等42产业全部陷入冰点,失业人数急剧大增。中国经济崩溃了,财政部还收得到税吗?“义无反顾”也必须按经济规律、市场规律办事。注册制、国际板,当时信誓旦旦要搞,现在呢?如果不按经济规律,硬冲硬闯则是堂吉诃德式地战风车。
钟伟:
我的态度是,鉴于中国经济L型和楼市泡沫的现状, 目前动用房产税工具,是在既有问题上叠加更大问题甚至灾难,而不是解决问题。中央政府必须谨慎权衡,避免重大决策失误。
第一,房价上涨是全球现象,中国也不例外,并不是近期中国涉房政策出现失误所致。
次贷危机以来,全球房地产在经历了短暂下跌之后,重新开始上涨。除了政治或者安全局势动荡的区域之外,几乎全球大都市的房价都有显著上涨。中国北上广深房价的升幅在过去四年没有能够排入全球涨幅前三甲城市之列。 同时中国居民也日益成为海外地产的重要购买力,目前每年流出的购房资金不会少于200亿美元,并呈加速状态。
以上事实显示,中国楼市的火爆,很可能并非中国的涉房政策产生了什么重大转折的结果,也就是说,一线城市的限购政策仍有必要,限贷政策的放松不足以解释中国楼市的转折,而很可能是另有原因。只要货币泛滥,资产价格泡沫化就难免。只看房价不看货币是不妥的。
第二,中国增长转型的迟缓,和优质资产的荒芜,更大程度上推动了楼市回升。
中国经济增长已被权威人士认定为L型,同时中国利率水平存在持续走低趋势,因此推动楼市火爆的弱增长宽货币的大环境并没有逆转之势。
第三,全球资产泡沫前途未卜,中国楼市的平衡更脆弱,应对泡沫破灭难有良方预案。
由于主要经济体并没有着手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尤其是愤怒的底层民众问题,应对金融危机的手段多少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人们对资产泡沫再度破裂虽有忧虑,却无良方。过度发钞没有引发恶性通胀,反而酿成了通缩延续下的负利率,人们对此几乎束手无策。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并没有应对通胀这只黑天鹅事件降临,并击破泡沫的预案。全球弱增长、零利率、强泡沫、持续通缩的平衡非常脆弱。
第四,当我们义无反顾地改革房地产税制时,政策目标究竟是加速去库存?还是努力平抑房价?这是需要格外小心的。
中国财税体制改革近年来呈现出典型的泥腿子过河,粗线条勾勒,试了再说的莽汉气质。
如果是为去库存,那么大约5年内房地产税制急剧改变的条件很难具备。如果是为努力平抑房价,那么几乎任何直指房价的政策都可能是缘木求鱼的。房价是诸因之果,在加剧中国的贫富分化和底层不满,房地产税若在去库存未有起色时登台,其作用很可能是制造更多问题,而非解决问题。
第五,目前中国的大环境,决定了并不存在缓释泡沫,政商和民众多赢的房地产税方案,结果极有可能是加剧乱象的多输。
部分政府官员可能对房地产税寄予很高期望,一是期望平抑房价泡沫。同时不至于影响去库存,事实上这两者无法兼顾。二是期望抑制非自住非出租型的多套房投资,同时缓解底层民众不满,事实上这两者也无法兼顾。三是期望逐渐建立地方主体税种,平衡中央和地方的事权财力关系,这也几乎是一厢情愿。前面我们已指出高房价的成因复杂,如果在房产持有环节开征房产税,很可能打破现在处于结构化泡沫状态的楼市弱平衡,使去库存几乎难以完成。此外,房产税在打击了投资型购房者的同时,可能对无房者的好处寥寥,目前房价总体水平下跌多少才能让中低收入阶层够着购房门槛?中低收入者其中有多少人有勇气去购置房价持续下跌中的房产?极有可能的结果是,房主部分地将房产税的压力向租户转移,从而推高房屋租金水平。至于期望以房地产税充实地方财力,还是让地方政府先考虑如何承受土地出让款和房地产开发销售交易税费锐减之痛后,再用远水解近渴吧。
第六,要粮价货币,要楼市去库存,要充实地方主体税源,要中国家庭负担更多税费;不要楼市泡沫崩溃,不要贫富分化继续加剧,不要土地财政和大城市病;不要短期内危险的房地产税剧政。那么我们能够要什么,才能在现有困境中向前挪动,为未来房地产税的开征铺路?办法总是比困难多。
中国楼市多年高温有其巨大贡献也带来诸多害处,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加剧了贫富分化和掩盖了中国政府针对住户部门税收汲取能力的羸弱。简言之,就是富愈富,穷愈穷;富人纳税少,地方政府难。缓解甚至根治这些问题,可从四方面入手。
一是房屋空置费。开征房地产税必然是期望提高房屋持有环节的税费,避免富裕阶层购置大量住宅占据过多公共资源。因此可以考虑以水电燃气收费部门为抓手,以房屋物业管理部门为帮手,制定如何认定空置房的标准,并对空置房征费,拒绝缴费者可能会在未来空置房交易过户时遭遇惩罚。建议一二线城市的房屋空置费可先行先试。
二是减少现金使用,改善个税的源泉征缴。中国至今仍是大量使用纸币现金的国家,基于现金收支为主的住户部门必然使个税征管沦为事实上的不可能。其对滋生腐败,对巨富阶层几乎不缴纳累进制个税有直接影响,也使商品房成为较好的洗钱载体。中国政府始终有必要持续减少流通中纸币现金,使住户部门收支基于银行等金融机构,这是央行和财政长期忽略却事关重大的基础工作。个税源泉征缴将为政府提供可持续的税收来源。
三是尝试开征遗产税。房地产税即便开征也是地税,中央出意见地方出细则为宜,如果真的将该项权力落实到地方,地方可能会十分谨慎,毕竟中国普通家庭几乎60%的财产为房产,该税意味着对中国住户部门重大的财富再分配。而遗产税是国税,仅涉及代际之间的财富分配,在确定合理的免征额之后开征难度较小。
四是在库存巨大,去化迟缓的三四线城市,地方政府可试行“房票”制。为留住人才,财富和加速去化创造条件,这我已有相关论述,在此不赘叙。
在中国,房地税终究是要向业主开征的,但当下可能不是适宜时机。次贷危机至今的怪象提醒我们,经济危机的根源始终是贫富分化加剧,金融吞噬实体和创新创业羸弱。因此,处理中国楼市泡沫的重心并不在价格,而在缓解贫富不均,虚实脱节。中国政府也许可以从空置费,个税,遗产税等多种方式入手,逐渐建立针对住户部门的有效的税收征管。莽撞急推房地产税,既失道义徒引争议,也可能打乱目前中国内部的脆弱平衡,引发复杂问题,并将加剧财富外逃和汇率波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ade 2017-11-22 11:37
售四件套  懂的来  联系QQ;909488058   微信;ML286668

查看全部评论(1)

分享到:
华人网

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